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avita

我放飞梦想的江湖,实现梦想的乐土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敏感细腻,平易随和,时而幽默健谈,时而深沉内敛。多才多艺,擅长表现自我,能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。大家都叫我“小才女”。我19岁了。欢迎光临我的博客!

网易考拉推荐

汤谷学园  

2011-08-11 15:32:28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 

目录

 

一、第一天上课

二、难题作业

三、课外辅导

四、放假

五、那段魔鬼日子

六、考试

七、成功晋级

 

 

 

人物档案

1、  悠子

姓名:悠子

性别:男

年龄:三岁

肤色:红色

性格:活泼可爱,好奇开朗,幽默善良,悠闲潇洒,感情丰富,爱玩爱闹,超级爱笑,敢作敢当,啥事儿都知道那么一些。有一丁点自恋,偶尔吹点小牛;成绩优异,但是因为好动多话,有时候会被老师骂,但是还是很受老师青睐。在班级里号称“神童”、“才子”,属于那种比较淘气的好学生。

昵称:小悠

口头禅:善变,但最近的口头禅是:“哟嚯~ 嘿嘿!……”

 

2、  小饭团

姓名:小饭团

性别:男

年龄:三岁

肤色:橙色

性格:勇敢外向,不怕困难,有上进心,知识和悠子一样渊博,全班只有它才能和悠子论古谈今。最爱吃番茄,有那么一点点懒,很贪玩,经常拆悠子的后台,但和悠子是铁杆兄弟,俩人很有共同语言;成绩优异,也经常被老师骂,但是也很讨老师喜欢,和悠子属于同一种学生类型。

昵称:饭团

口头禅:“哟,不赖嘛!”

 

3、  蓓蓓

姓名:蓓蓓

性别:女

年龄:三岁半

肤色:紫色

性格:胆小温柔,爱哭,性格随和,做事认真严谨,很让老师喜欢,在老师眼里永远是只乖乖羊,学习很努力,可不知为啥学习成绩不如悠子和小饭团,有时候会很苦恼;成绩也不错,但和悠子、小饭团完全属于两种不同类型的好学生。

昵称:小蓓

口头禅:5555555~ ~ ~ ~ ~ ~(哭)

 

4、  泡面老师

姓名:泡面

年龄:十五岁(正处于中年时期)

肤色:灰色

性格:平时很慈祥和蔼,但是发起火来后果很严重,是一位好老师,对学生非常注重,但是有时候布置的作业贼多,让学生很是烦恼,但它依然我行我素。最喜欢教育悠子和小饭团,也最喜欢在全班同学面前夸它们两个,最爱把悠子和小饭团拿来当正面教材。

昵称:(其他老师对泡面老师的称呼,学生们背地里也这么叫)老泡

口头禅:XXX,你这个臭小子/ 死小子在嘀咕什么呢?给我认真听课!(它不止100次这样骂悠子和小饭团)

 

 

一、   第一天上课

 

  在世界的另一边,在太阳升起的地方,有一个村子,我就住在这个村子里。在我们这个村子里,生活着一群汤圆一样的小生物,没有手和脚,软乎乎的,很有弹性,能够蹦跳,成年的生物的头顶上有两片叶子,这就是我们的手。——有各种颜色的这种小生物:红、蓝、紫、绿、粉、黄、橙、灰、黑、褐……外面的人类把这种生物叫做“汤谷”,为什么呢?原来啊,“汤谷”又叫“旸谷”,是传说中太阳升起和玩耍的地方。

  我也是一只小汤谷,我长着一身红色,红得非常鲜艳美丽,我爸爸妈妈都是红色的。我总是悠闲悠闲的,所以爸爸妈妈给我取名叫悠子,我自认为这是一个很好听的名字。我今年三岁了。

  在汤谷村里,三岁是什么概念呢?大概是外面人的世界里的七八岁吧。我今年就该去上学了。

  在人的世界里,上学分为一年级、二年级、三年级、四年级、五年级等N多个年级,我都数不过来了,我现在还小,只会数到“五”。我们汤谷村子里没有那么麻烦,我们直接分为初级班、中级班和高级班,只有三个班。读完高级班,我想大概是九岁左右吧。

  在汤谷村子里,只有三所学校:汤谷学园、书香学屋,还有一所私塾。我将要去汤谷学园读书了,当然这也是最好的一所学校啦,爸爸妈妈对我的期望可高了。

  汤谷村子中有三百多个汤谷,其中十岁以下的小汤谷约有六十几个。

  我想,今天是我第一天上学,一定要打扮得帅一点儿。于是我一大早起来,用肥皂、海绵和刷子把自己刷得光溜溜的。

  我所在的初级班,全都是三岁龄的,和我一般大的小汤谷,当小汤谷们全都到齐时,我们的老师告诉我们,我们这个班里活跃着二十个三岁龄的小汤谷。我就在想啊:二十个是多少呢?我只会数到数字“五”,二十个要数多久呢?比二十大一的数字是什么数呢?不过不要紧,在这个学校里,老师一定会教我的。

  我们的老师是个灰色的成年汤谷,他长得真高大!而且看起来似乎很严厉的样子,老师都是这样严厉的吗?我有点怕他。它和我们说,它叫泡面,我们可以叫它泡面老师。

  泡面老师把全班二十个小汤谷的名字全列了出来,读来给我们听:

  乐乐、橘子、蛋儿、小饭团、悠子、蓓蓓、淘淘、小讨厌、苯苯、乖仔、噜噜、滴滴、丢丢、小旋风、兜兜、飘飘、青瓜、小音符、酸果、小尾巴。

  这奇里古怪的名字也太多了,我记不太住,我只记得在我前面的一个是“小饭团”,这可是一个很有趣的名字。我数了数,发现第五个正好是我的名字。看来我与“五”太有缘了。

  第一节课,泡面老师对我们说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、教育我们的话,什么“学习要努力,长大才会有出息”之类的。大家听得昏昏欲睡,许多同学都在管自己玩游戏机、吃零食,或者几个凑在一起偷偷玩牌。我还没新鲜够呢,我扭着鲜红色的身子,左看右看,打量着每一个新同学。坐在我旁边的一个橙色的小汤谷(它是班里唯一一个橙色的小汤谷,这倒不奇怪,像我,也是班里唯一一个红色的小汤谷。),它正在纸上画画。哦,我虽然不会写字和算术,但我认识颜色呀!

  我看见他用黄色的蜡笔画了一个太阳,用蓝色和紫色的蜡笔画了一株花。我不禁大方地对这只小汤谷说:

  “你画得真好,你叫什么名字?”

  橙色的小汤谷抬起头来看着我,顽皮狡黠地笑了:“我叫小饭团。你呢?”

  喔,原来他就是小饭团!我很高兴,为了我交到第一个新朋友而高兴。我赶紧回答:

  “我,我叫悠子。”

  这时正好下课了,泡面老师结束了他的长篇大论。小饭团真诚地对我说:“我们一起去玩球吧!”

  我们一起玩一个白皮球,白皮球上画着一个流氓兔,我顶过去,小饭团顶过来,真快乐!

  一天一共有六节课。接下来五节课,分别是写作、算术、美术、音乐、常识。

  这一天下来,我学会了不少东西。我会歪歪扭扭在新练习本上写几个大字;我本来只会数到五,现在我能数到十;我还学会了画星星和月亮;我能够唱《找朋友》;我还知道了汤谷是种聪明美丽的生物,能干好多事情,像人一样。

  今天是我们上学的第一天,所以晚上没作业。于是天一黑,我就跑到小饭团家里玩。我们一起画画,玩球,看电视,复习课文。

  我忽然问小饭团:“小饭团,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?”

 “当然会!“小饭团说着,拿起铅笔在练习本上写了三个大字,乱七八糟的:

   小饭团

 “哦,原来你的名字是这样写的,挺不错吗!”

 “你呢,悠子?你会写你的名字吗?”

 “那还用说么?”我拿起笔也在本子上写了几个大字,笔画完全不对,分明是在鬼画符:

   悠子

 “哟!你的名字挺好看的悠子!不赖嘛!”

 “当然啦。”我骄傲地说,“哎,小饭团,为什么你的名字是三个字,我的是两个字?”

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小饭团想了想,说,“我的名字比你的高级呗。”

 “胡说!没有谁优谁劣,我们都一样。”

  说完这句话,我们俩搂在一起,开怀大笑。

 

 

二、   难题作业

  我在汤谷学园里上学有一个礼拜了,我在这里学的还真不少哪!我现在已经能数数到五十,会做三十以内的加减法,会写五十个汉字,会说十五个英语单词,会唱五首儿歌,会画画。

  今天,我们的泡面老师在给我们讲算术课。今天热得要死,因为马上要到夏天了。我们热得晕乎乎的,屁股上好象抹了油,坐不住。又困得要死,所以二十个小汤谷几乎也没好好听课。

我们那和蔼又严厉的泡面老师,正在面对黑板背朝我们在讲课,他一上起课来就这样,都是背朝着我们。于是小汤谷们就在下面玩纸飞机,画画,睡觉,看漫画书。泡面老师有时候转身时发现了,就会大喝一声,使出他最厉害的绝招“粉流星弹”!——就是扔粉笔头,功夫稍微好一些的小汤谷有时候会侥幸躲过去,甚至接住粉笔头(比如我。当然了,我是一个认真听讲的好宝宝,我接住的粉笔头大多都是扔向别人的粉笔头)。泡面老师就严厉地批评几句,又转身背对着我们写板书;当老师骂我时,我会和他嬉皮笑脸、软磨硬泡,老师很喜欢我,所以其实他骂我不多。反正我们现在也不怕他了,有些小汤谷甚至会和老师顶嘴,我和小饭团有时也是这样的。

就在我们昏昏沉沉的时候,泡面老师搞突然袭击,给我们出了一些算术题:

3+9=(  )

17-2=(  )

38+10=(  )

40-4+5=(  )

32+11-6-7+8-1=(  )

喝!你看看这些题!多复杂的样子!但是我可是好学生啊,我不能让老师失望,所以我还是很努力地做这些题。

前四道题目我很快做出来了,这很简单,依次等于12、15、48、41。可是最后一道题太难了,我做不出来。

我偷偷问我的同桌小饭团:“饭团!小饭团!最后一题你做出来了吗?”小饭团也是班级里的好学生,虽然经常和我一起被泡面老师骂,但是老师真的很喜欢我们俩。

小饭团也小声地说:“没有。我算了四次,可每次答案都不一样。”

于是我斩钉截铁地说:“重算!”然后我接着努力算。

这时,泡面老师突然叫同样是好学生的蓓蓓起来报答案。蓓蓓流利地说出了前四个答案,泡面老师很满意,频频点头,但是最后一道题蓓蓓卡住了,她在那儿站了一会,随便蒙了一个答案:“20。”

泡面老师摇摇头说:“不对。”

蓓蓓便答道:“21,22,23,24?”

可是老师连连摇头:“不对,不对。”然后他让蓓蓓坐下,又叫:“小饭团!”

小饭团也在那站了一会儿,姿势、表情和蓓蓓刚才的一模一样,然后他干脆抬起头来说:“泡面老师,这题太难了,我不会。”

泡面老师叹了口气叫他也坐下。然后他自己问全班同学:

“谁会做?”

全班鸦雀无声。

“没人会做吗?

全班还是没人吭声。

泡面又叹了口气。

他刚想公布正确答案,班级正中央忽然响起一个清脆洪亮、很可爱又很有磁性的声音:“老师,我会做!”

泡面老师顿时喜笑颜开,把头转向那个位置,特别欢喜地叫了一声:“悠子,你会做,那你来说吧!”

我自信地说:“我刚刚算出来,答案等于37,哟嚯~ ”

泡面老师高兴得不得了:“正确!大家看看悠子,啊,向他学习啊!哦对了,明天我挑几个小汤谷来进行课外辅导,就这样啊,下课!”

终于下课了。我们汤谷学园的课程是老师们自己安排的,老师根据小汤谷的情况来编排课程,所以我们永远不知道下节课是什么课。

我头上顶着一个纸团在玩;小饭团从身后拿出一个番茄和一瓶牛奶——这是他最爱吃的,他吃掉了番茄,我扔掉纸团,扑上去抢他的牛奶,红色与橙色的身子扭成一团;乐乐在发呆;橘子拿着一把扫帚玩;蓓蓓整个紫色的身体全站在一块大刷子上,小旋风和青瓜为了一个美味小食在吵架;淘气的丢丢驾着一根不知从哪儿来的银针向乖仔的黄色气球刺去——“啪”!气球破了,乖仔哇哇大哭,嘴巴张得好大,苯苯、小音符、小尾巴、飘飘都来劝。可惜就是老师不在,整个教室沸满盈天。

我和小饭团打架,打着打着,忽然自言自语:“要好好轻松轻松,估计过会儿还得上课。”

小饭团马上不和我打架了,站起来说:“好想出去玩儿哦,可是泡面老师不让。”

我说:“哎呀呀,听说明天还要考试啊,一想到考试我就紧张呀。”

小饭团又把话题岔开了:“要认真听课,不然考试就惨了呀。哦,希望今天千万不要是阴天,晚上要去看星星呢。对了悠子,听说晚上有流星雨,你去看吗?”

我说:“得了吧,肯定不行的,作业还有一堆一堆的呢。哎——小饭团,你怎么不和我打架了?接着来啊!”

小饭团不客气地说:“这可是你说的啊。”

我说:“对,我说的。放马过来吧!”

小饭团叫道:“那我不客气啦,看招!”他又向我扑来,两个小汤谷又扭在一起了。还没打三回合,就又上课了。这回是语言课,我们两眼发直,呆板地坐在凳子上,一页一页地翻着书,动作机械。不过因为是语言课,泡面老师允许我们说话、讨论、自言自语,但实际上,我们完全在说着与课程不相干的事情。

我把书翻开新的一页,说道:“哇,天哪,这本书好厚呀。”

小饭团读着书的名字:“《语言话页》,什么乱七八糟的破名字。”

我说:“小饭团,你读错了,是《语言活页》。”

一直在旁边认真写作业的小讨厌突然对我们俩说:“真累,写得我叶子都软了。”

我和小饭团马上凑过去看他的头顶:“小讨厌,你瞎说,你还没长大,哪来的叶子嘛。”

我忽然咯咯笑着说:“小讨厌,你爸妈为什么给你取这个名字呀,太好笑了吧。”

小讨厌说:“我也不知道,也许他们不喜欢我?所以叫我小讨厌?”

正说着,泡面老师又搞突然袭击,给我们出了个难题作业,一共三道题:

1、鸭子的语言是什么?    2、这两个是什么字? 汤谷。    3、公鸡和母鸡的叫声分别是什么?

 看到这三道题,我们立刻就烦了。趁老师又背对着我们写板书,我们就开始打瞌睡。

 过了一会儿,我闭着眼睛听见泡面老师说:“咳咳!”全班马上没有声音了。我知道泡面老师已经转过身来了,但是我依然是懒得睁眼。

 突然,泡面老师大喝一声:“悠子!”我就听见粉笔头擦破空气的“呼呼”声,但是我还是没有睁眼,还在打呼噜呢,因为我想逗一逗泡面老师。

 我突然跳起来,接住了粉笔头,接着就哈哈笑着说:“哟嚯~~嘿嘿,泡面老师,我这是装睡呢!”

 泡面老师明显是吓了一跳。但是当我咯咯笑着的时候,又一支粉笔头击中我的脑袋,我叫了一声:“啊哟!”

 泡面老师又开始严厉地走来走去了,他说:“悠子,你这个臭小子,让你不好好听课,我给你的题目你做了没?”

 我嬉皮笑脸地说:“嘿嘿,做了。”

 泡面老师说:“做了?好,那你来说说答案是什么!”

 我其实根本还没看题目哪。但是我现在立刻看了一眼,就胸有成竹地说:“我知道——鸭子的语言是‘嘎嘎’;那两个字是‘tang gu’; 公鸡和母鸡的叫声分别是‘喔喔喔’和‘咯咯咯’。”

 泡面老师居然也很高兴地笑了,但是他嘴上依然说:“这还差不多,这次先放过你啊。”

 我也马上嬉皮笑脸地答应:“哦哦,哦哦。”

 今天好艰辛哪!一天的课终于上完了,累死了!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还要应付老师的课外辅导哪!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、 课外辅导

  今天我们照旧来到学校等待老师给我们安排课程。我们学校都是这样的:学生一大早就要来学校等老师上课,如果老师没来,只能在教室里玩儿,也不能去操场。也不能回家,特别无聊。

  今天我们在教室里玩儿了一上午,老师都没有来,我们在教室里踢球、吃零食、打滚、玩儿弹珠和石头,桌子椅子翻倒在地,场面一片混乱。

  到了中午,墙上的挂钟指向了12点,我们都挤在教室里吃自己带的午餐。我的午餐是一块糯米团子,一个麻圆,一条热狗,几颗有粉色、紫色、橙色、红色、绿色、蓝色、黄色夹心的水果汤圆。

我吃着热狗,想起英语课上泡面老师说热狗的英语是“hot dog”,我想,热狗不就是一根香肠吗,那为什么不读“搜三举”呢(英文sausage)?或者读作“萨拉咪”也没错呀!因为“萨拉咪”就是“salami”,就是意大利式腊肠的意思啊,不和热狗一样吗?

小饭团在吃一碗蔬菜沙拉、一盘炒豌豆、一块牛肉月饼、一个叉烧包、一杯红茶。我对他说:“小饭团,我用我的三颗彩色汤圆换你的牛肉月饼,行不行?”

小饭团看了我一眼:“凭什么呀?”

我说:“你不是最喜欢吃水果的吗?我这汤圆就是水果蜜饯的,有橘子味的、草莓味的、葡萄味的、荔枝味的……”

小饭团眼睛一下子发亮了,吞着口水巴结我道:“你那儿有番茄味的吗?”

我得意地说:“有,有啊。我这还有黄瓜味、菠萝味的呢。”我净瞎编,因为我很了解小饭团,小饭团最爱吃这些了。

小饭团高兴地跳了起来:“啊,我最爱吃番茄了!还有黄瓜!”

我乜斜着眼睛问:“成交不?”

小饭团急不可耐地喊道:“成交,成交!”

于是我成功地拿三颗汤圆换了他的月饼,幸福满足地大吃起来。与此同时,教室里还飘满了洋葱、红萝卜、炸鸡和咖啡蛋糕的味道。

正吃的起劲呢,泡面老师那灰色的身影在这时很不合适地闪了进来,大叫道:“一上午该玩够了吧!好,下午,悠子、小饭团、蓓蓓,你们三个先来,我给你们进行课外辅导!”

好好的气氛都被老师破坏了,我们没有食欲地吃完午饭,打着哈欠,鼻孔里冒着泡泡来到泡面老师的办公室。

老师神秘兮兮对我们说:“你们三个人的成绩最好,升入重点中级班的可能性最大,所以我要给你们开开小灶,你们好好听着啊!”

老师看见蓓蓓在那儿听得很认真,很高兴地夸奖她,而我和小饭团则昏昏欲睡、没精打采的,便拍了我们一下,骂道:“你们两个臭小子,别打瞌睡,这次我给你们讲了,升班考试的时候一定要给我考好——尤其是你,悠子!你如果不给我考个第一名,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——抄课文五十遍!”

我被泡面老师吓到了,清醒过来连忙答应着:“哦哦,好好。”

于是泡面老师给我们讲了一大堆题目,出了一大堆题目,特别难的。我们如果写错了或者不会写,他就唠唠叨叨给我们讲解半天,还狠狠地骂我们:“悠子、小饭团,你们两个死小子,怎么搞的!还有蓓蓓,你这个小丫头到底在想什么嘛?”

蓓蓓又被老师骂哭了,在那里抽噎个不停,弄得我和小饭团更加心烦意乱。

小饭团嘴里喃喃地骂着,他的声音很小,我听不太清,好像在骂“这个该死的老泡,出的什么破题目”“残害儿童,把我们拐骗到这里来还说是为我们好”“今天脑细胞都要死光了”之类的话,我咯咯地偷笑了一会儿。

泡面老师把我的肩膀一拽,痛死啦!他说:“悠子,你在笑什么?给我认真一点!这样的题目都做错!你还想不想考第一了?”

我嘀咕道:“嗬,‘这样的题目’是什么样的题目呀,难的要命。老师简直就是人贩子……”可是又让老师给听见了,他说:“悠子,你这个臭小子在嘀咕什么呢?别耍花样,多做几次——快啊!”

我只好又盯着卷子上的题目看:

9-100+102=(  )

我的天,伙计们,你们别看这题多简单,可对于我们初级班的小汤谷来说可难了!9-100……好像不够减啊!减数大于被减数的算术我们还没学过呢!我写不出来,就胡思乱想:9-100我不知道,100-9我可知道,是等于91!还有这后半部分100+102我也知道,等于202,9+102我也知道,是111!唉,我已经够聪明的了,这个可恶的泡面老师,给我们发什么难?!于是我便暗暗琢磨着怎么在泡面老师的嘴巴上方画个日本小胡子,用什么笔才永远不会褪色呢?铅笔?圆珠笔?钢笔?石墨笔?要不再试试羽毛笔?……

我正这么想着呢,泡面老师又大吼一声:“悠子!你这个臭小子,又在发什么呆?快写!”

我只好又盯着题目看。我又偷偷抬头看看小饭团和蓓蓓,他们也急得抓耳挠腮。连我们三个也做不起,我想,假如让小讨厌、小音符、乐乐他们来做,他们一定也不会。

我像钉子一样盯着这道题,眼睛突然一亮,脑子突然开窍。根据加减法交换律,把“+102”与“-100”互相交换一下,把算式变成“9+102-100,这样就够减了!结果等于11!哇嘎嘎,我写出来了!我太聪明了!我兴奋了好一会儿,抬头看看老师,真希望老师发现我做出了这一题,让他夸奖我。

我接着看下一题。哦,是语文题,要我们写出与校园生活有关的小诗,哇哈!这个可是我的强项!我挥笔写下一首小诗:

    校园生活就像在打游击战,

    那些“敌人”粗暴野蛮,

    英语、语文、数学难度不是一般,

    其他课程更不用谈。

    题目就如天罗地网,

    做得我们头昏脑胀,

    考试还免不了抱“鸭蛋”

    学生好烦好烦。

    不过只要努力考好成绩不算难,

    锦绣前程硕果累累花儿绽!

这就是我写的小诗,临时创作,绝对压韵,新鲜出炉,百读不厌!怎么样?够天才吧?那当然,虽然我在理科方面有点“白痴脑残”(其实也不会差的啦——做汤谷要谦虚嘛),但是文科方面我在班上真不赖,可以说是全班第一吧。(这次我可不谦虚了)

其实在这首小诗中我用了不少拼音,因为我是初级班的小汤谷,还不能写太多的字,比如“蛮”、“绩”、“硕”、“绽”,这些都是泡面老师帮我补上去的。泡面老师说我这首诗写得有水平,他说他还没见过初级班的小汤谷写出这样有意思的诗。

他后来又罗罗嗦嗦给我们讲了一大堆题目,我们也是得过且过地听听而已。反正在课外辅导的第二天,他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朗诵我的小诗,他极力夸奖我:“你们要向悠子学习,谁能像他一样这么淘气,成绩还那么好,我就佩服谁,上课就随你怎么开小差了!”我小声嘀咕:“可恶的老泡你这是夸我呢还是骂我呢。”

同学们听了,都很羡慕嫉妒恨,特别崇拜我,眼睛都变得亮晶晶的。我的好兄弟小饭团还带头鼓掌夸我是“神童”。下课同学们都来向我请教“学习秘诀”,其实我那么贪玩,什么诀窍也没有,我只好说:“哎,我没什么秘诀,只是灵感爆发的时候,挡也挡不住。哟嚯~嘿嘿……”其实我心里挺得意的。同学们听了,更加崇拜我了,连连叫我“才子”。我被弄得真不好意思!

 

 

四、 放假

 

泡面老师今天照例给我们上课,这节是常识课。当我们正头疼地对付一堆判断题和单项选择题时,泡面老师突然叫我们停下来。然后他问我们:“孩子们,知道我们汤谷村中最重要最盛大的节日是什么吗?”

“过新年吗?”

“舞节?”

“一定是鬼节!”

“游乐节!”

“是雨节不?”

“难道是‘吃月饼’节?”

下面响起一片嗡嗡声,小汤谷们都放下了手中的笔,开始猜测。

泡面老师连连摇头“NO,NO,NO,孩子们,我们最重要的节日是——烟花节!”

“切~ ~ ~ ”下面一阵惋惜声,“那个破节日呀,有什么特别的?爸爸妈妈都不让我们出去看烟花,并且我们还要上学!”

泡面老师神秘地说:“我来告诉你们哦,校长决定,今年开始,以后的烟花节都放假,不用上学!”

“耶!!!!!!——”一阵震耳欲聋的欢呼声。

等欢呼声停下来后,泡面老师再次说道:“而且明天就是烟花节了哦!”

“耶!!!!!!!!!!!——”下面又爆发出一阵至少1000分贝的欢呼声,“泡面老师英明、高明、圣明!”随后又立刻安静下来,全班异口同声地问老师:

“泡面老师,放假几天?”

“这个嘛,当然放假两个月了,”老师怕我们疯狂,于是语气平淡、轻描淡写地应付,“从明天开始放假。”

  老师淡漠的表情没有掩盖住我们的欢欣,我们又欢呼起来,持续了大约有一分钟!大家热烈讨论开了:

“哇!居然有放两个月的假期!奇迹!太棒了哈!”

“这么长的时间里,我们要干些什么呢?”蓓蓓问。

“废话。第一天,看烟花;第二天,看烟花;第三天,看烟花……”苯苯说道。

“去死!”我们骂道,“你无不无聊?天天看烟花,有意思吗?”

“那为什么要叫‘烟花节’嘛。”苯苯很傻的说。

我们白了他一眼,不理会他。“我看呀,”小饭团说,“第一天,我们去钓鱼。”

“第二天,我们去捞蝌蚪。”我说。

“第三天,我们去河边堆沙堡。”蓓蓓说。

“第四天,我们去放风筝。”橘子说。

“第五天,我们去捡鹅卵石。”乐乐说。

 小音符:“接下来几天,我们去捉蝴蝶、野餐、挖蚯蚓、游泳……”

 噜噜接嘴道:“嗯,对了,我们当然还要去看烟花的。”

“那当然啦!”小饭团说。

整个下午,我们都兴奋得要死,也不好好上课了,就左顾右盼,一张破烂烂的纸条从最后一桌传到第一桌,从坐在最后的小尾巴手上再传到我和小饭团手里,商议着放假后该怎么开party。

泡面老师时不时发现我们都在开小差,于是他只好不停地骂着:“青瓜,你发什么愣?”

“乖仔,认真听课!”

“滴滴,你在干吗?”

“丢丢!小旋风!你们有什么话讲不完啊?下课再说!”

“酸果,说的就是你!你笑什么笑?”

“兜兜,走神了走神了!”

“唉,悠子、小饭团,怎么连你们也在笑……”

就这样,被老师骂了一下午,放学前,老师说:“放假期间布置少量作业。”

小汤谷们不满地哼哼,谁都知道,泡面老师说的“少量作业”意味着多少作业。泡面老师毫不理会,从包里拿出一叠整整有50厘米高的练习、作业本、试卷(前天老师刚刚教了我们估计,所以我估计有那么高),我们全班绝望地叫了起来——比先前的欢呼声更响。但泡面老师很凶的骂道:“不许叫!飘飘、蛋儿,你们几个叫得最响!”

教师里马上鸦雀无声了。老师板着脸发作业,我们苦着脸领作业。

放假头三十天,我都在写作业,从早写到晚,饭也不吃。我在头上系了一条红色头巾,上面写着我歪歪扭扭的大字:天才努力。因为我上课认真,知识点掌握良好,所以做起来又快又好(哈哈又在吹牛了),蓓蓓和小饭团也不错,连我们三个都要写一个月多,这作业多少就可想而知了。于是假期里班上的其他同学都轮流到我们家抄作业的答案,一来就是三四个,抄了一天还不够,死皮赖脸留在我家过夜,和我挤睡一张床,第二天接着抄。“这群不劳而获的家伙,讨厌死了。”我和小饭团在背地里偷偷骂道。

那一堆作业做完,放假就只剩二十多天了,按理来说可以去玩了,可是没有,我们一天烟花也没看成,泡面老师又召集了我和小饭团到他家补课。我们满怀希望精心筹划的计划全泡汤了。

到了放假的最后一天晚上,我们去补习,泡面老师照例喋喋不休、没完没了地讲课,他还说,他制定了一个新的学习方案,让我们天天都有很多很好的练习要做——这些练习都是名校出版的呢!我们终于忍不住了,大叫道:“泡面老师!我们已经2个月没有出去玩了!写完了作业还要补课,我们都要疯了!”我们俩一起生气地跑出去了,泡面老师在我们身后叫道:“悠子,小饭团,你们要干什么啊!”我们两个喊道:“罢课!”就跑走了。

我们清点了身上所有的零用钱,用仅剩的十分钱的硬币买凑着买了二十根烟竹,抱着最后一丝侥幸和希望去了小树林。

我们点燃了烟花,烟花在我们手中美丽地燃烧,发出五光十色的光彩。我们默默地看着好看的火光,有点安慰,又很想哭——因为我们的假期一点也不开心。可是男子汉怎么能哭呢?我可不能哭。

“唉,学校太残酷了。”小饭团说。

“没办法啊。现在先别这么说,升上中级班、高级班,没准儿会更惨。”我说。

“我不想上中级班,”小饭团呜咽着说,“我不想上。”

“嘿,别那么娇,男子汉是不能哭的,有什么好哭的。”我劝道,“想想别的小汤谷吧,我们写作业够神速了,像橘子、丢丢、小音符他们,还不得叫苦连天?”我笑笑说,“想想别人,就会有同舟共济的感觉,就会好很多。我们是在一条船上的嘛。”我笑了。

“唉,悠子,你太高尚了,太乐观了,佩服你!——不过,”小饭团也开起了玩笑,“你说的‘同一条船’是泰坦尼克号吗?”他勾住我的肩膀,顽皮狡黠地笑了,和我第一次见到他时他冲我笑的表情一模一样。

“泰坦尼克?不不不,它沉了,我们这艘船不会沉的。”我又笑了,“不过啊饭团,明天老泡如果问我们为什么要罢课,怎么办?”

“那我可不管,罢课是你出的主意,我就和老泡讲,让他罚你的站。我可是路人甲!”小饭团咯咯笑着说。

“喂,罢课你有份啊。你还是不是我好兄弟?我还跟不跟我铁了?”我说,“反正,我要被罚,你也别想逃!”

“好啦,我不会让你一个人罚站的啊,就算老师只罚你,我也会主动申请陪你一起罚站。”

“你说的?你说的啊!”我高兴地想,小饭团真够义气,不愧是我的铁哥们,“一言为定!不过我看老师不会只罚我的,你也得罚。”我快活地说。

“好啊。到时候就看升班考时谁会考第一咯?”小饭团说。

“一定是我!”我嚷嚷着。

“不,是我!”小饭团反驳。

“我!”“我!”

“我!”……

“那好,我们打赌,如果我输给你我就请你吃肯德基全家桶!”

“你说的啊,你说的!不准赖皮!”

“绝对不赖皮!”

“哈哈,那好啊,我赢定了!”

……

 

 

 

五、那段魔鬼日子

 

放完了所谓的“假期”后,我们开始了魔鬼训练,因为再过两个星期就要“初生中考试”了。“所以我们要更加努力!每个人都在心里定个目标!一定要达到目标!”泡面老师在一节作文课上严肃地说。

最近几天的学习真是太恐怖了!大考试小考试一场接一场,天气一天比一天热,夏天已经来了。我们教师里二十个小汤谷光靠一个电风扇根本不够,上课时不安地坐在椅子上扭动花花绿绿的身子。一天下来二十个小汤谷屁股上出的汗比身上出的汗还多。有那么几天,我、小饭团、蓓蓓、乐乐、小旋风几个凑在一起,商量着一人出多少钱可以为班级买到一台变频空调。而老师的办公室里太舒服了——因为有空调!每天下课,我和小饭团就会借着种种借口——比如问难题、搬作业本、向老师讨几张练习题来做,遇到问题再去问老师……为的就是在空调间里凉快一会儿。每次到了办公室就连脚步都移不了,只想多待一会儿,直到老师把我们轰出去。为了在空调间里坐一会儿,我和小饭团倒向老师讨了不少试卷做,成绩提高很快。泡面老师笑着问我们:

“你们两个臭小鬼,最近怎么那么勤奋啦?你们两个小子别给我耍花招哦。是不是认识到学习的重要性,要准备考个好成绩呀?”

我们两个赶紧笑笑:“呃呃,对对,是啊!”

现在,所有音乐、美术、体育、常识、手工、信息技术课都集体让位给了写作、算术、英语、语言表达、几何、历史等主科。昨天,一节语言表达课刚刚开始,泡面老师正在讲台上踱来踱去,头拗过来拗过去,演说着一大堆“之乎者也”的古文,我却在下面眼皮子打架,不一会儿居然那就睡着了!也不知睡了多久,反正我被泡面老师的三角板敲醒时,下课铃已经响了。

就在我挨了老师的三角板的第二天——今天,早上有一节算术课,泡面老师有事出去一会儿,而我们正准备花一节课时间来攻写泡面老师给我们出的200道100以内的加减乘除计算题。小饭团大概昨晚上没睡好,今早睡过头迟到了,被老师批了一顿,现在又有点犯迷糊,平时写作业干练准确,可这回写得特别慢,我已经写到第82题,它还在第36题上徘徊,看到这题“76X21+15-60=(  )”,又是一题两位乘法再加上加减混算的题目,他厌烦地放下了一小截铅笔,垂下了头上刚长出的嫩绿的叶子,橙色的肉团似的小身子趴在桌子上,眼睛一闭一闭打起了瞌睡。

我也把自己刚长出一点点的小叶子伸下来,用叶尖轻轻碰了碰它。

小饭团微微睁开眼睛,轻声问道:“干吗?”

我急忙和他说:“你别睡啊!现在泡面老师还不在,过会儿他回来了,看见你在睡觉,你就完蛋了。”

他用头上的小叶子轻轻拍了拍我:“没关系,等老师来了,你叫我一下。”

我只好重新削好铅笔,做我自己的题。

当我做到133题时,泡面老师回来了。我赶忙去摇小饭团,可是已经来不及了。老师用头上的大叶子抓起一支粉笔,向小饭团扔去。

小饭团被“粉流星弹”狠狠击中,醒了。不用说,泡面老师又将他一阵臭骂,小饭团羞得满脸通红,我心中充满了对小饭团的同情,也怪我,没能及时叫醒小饭团。

中午,我们也不如往常般快活,不能像以往一样打打闹闹、慢条斯理地吃丰盛可口的午餐,现在,为了抓紧时间学习,我们只有5分钟时间吃午餐,为了能快点吃饭,小汤谷们都带简单的午餐,根本吃不饱肚子,只有垫垫底。像我今天只带了一罐少得可怜的橘子罐头;蓓蓓带了一串子糖葫芦;其他小汤谷也都只带很少的东西吃,或两条鲜鱼,或一块苹果派,或一包草莓布丁,或一碗蔬菜浓汤。

可怜的小饭团,因为没睡好而迟到,匆匆忙忙连午饭也没带,我同情他,把本来就不够我吃的橘子罐头分他一半儿,弄得他感动得眼泪汪汪。

完成了一天的课程,放学时,泡面老师把我和小饭团叫到办公室。我们心里都很害怕,因为这两天我和小饭团表现不佳,泡面老师很可能会骂我们,但是又很高兴能在凉爽的办公室里待一会儿。

老师和蔼地对我们俩说:“臭小子,最近有点松懈哦。快要初升中考试了,一定要打起精神来,努力冲刺!你们俩一定可以考得很好的!”

他对我说:“悠子,你的文科很好,像语言表达、英语、历史等一定要考全班第一!作文最好要拿满分,我还等着要拿你的作文当范文哪!”

我点点头。哦,忘了说一下了——泡面老师最喜欢拿我的作文当范文读给全班同学听,读完了还使劲儿夸我。我特别害羞,所以每次读我的作文我都把脸蛋埋得深深的。我已经有N多篇的作文被他当作范文读了。

他又对小饭团说:“你的理科比较好,但是悠子也不差,所以你的文科要好好加把劲儿!你的英语和语言表达总会出点状况,一定要小心!还有,你的几何和算术什么的一定要拿满分儿!这样我也好把你当正面教材教育其他的小汤谷!”

哦,又忘了说了,泡面老师最喜欢拿我和小饭团给全班同学做正面教材。

听了泡面老师的话,我们俩像被注入了新的力量,快乐地点头:“嗯!”

因为空调太凉快了,我们俩不想走,还在那里磨磨蹭蹭,泡面老师开始轰我们了:“喂,你们两个臭小子怎么还不走?愣在这儿干什么呀?走啊走啊!对了,到时候我看你们谁能考全班第一啊!”

 

 

六、 考试

 

今天我们要进行初生中考试啦!我想:我一定会努力的!

第一门,考作文。

我看见作文的题目是:夏天。并且只要300字以上。这对别的小汤谷来说可能很难,但是我乐坏了——这对我来说太简单了!我心花怒放,偷偷看看身边的小饭团,他也是面露喜色,头上的小叶子兴奋得摆来摆去。

我很快写完了作文,上交了。下一门,考算术。

试卷上一共一百道计算题,我在最后一道上卡住了:

“一个教室里原来有20个小汤谷,现在又加进了4个小汤谷,把它们分成4组后,又加进来8个小汤谷,把这8个小汤谷再平均分进原来的小组,问现在每一组有几个小汤谷?”

嘿呀,好复杂的题目!我看都看不懂——不过,我可是语文才子,怎么能在理解上败落呢!我仔细想了一分钟,就列出了一道综合算式:

(20+4)÷4+8÷4=8(个)

哈哈,我聪明吧?这一门也很快考完了,我也觉得很满意。接下来我们考英语。

我在班里也是英语高手(绝对不是吹的),这门功课对我来说不在话下,而且我写得很神速,堪称是班里最快的英语写手。一共150道题,我写完只花了15分钟,奇迹吧?我看看小饭团,他还在奋笔疾书,在写第102题呢!

这时,坐在我后面的青瓜用笔尖轻轻戳戳我,问:“悠子,你英语好。问一下,第47道题答案是什么?”

我看了看第47题——

-What are you doing?

- I am (   ) TV.

 

A、 watch    B、 watching   C、  watched   D、  to watch

 唉,这个青瓜,平时上课不好好听,现在连这么简单的题目也不会。泡面老师已经讲了N多次这种题目了,看来青瓜这次又要不及格了,泡面老师一定会发飙的!我本来想告诉他,可是泡面老师说了好孩子不能作弊,于是我对青瓜说:

“Sorry,我不能告诉你,再想想吧,老师说过这道题,你这么smart肯定行的。”

青瓜在我身后嘀咕:“悠子,你也真是的,自己是优等生,也不帮帮我。”

这时,监考老师——一个虎背熊腰的绿色成年汤谷,发现了青瓜在说话,以为他作弊,厉声喝道:“那位身体是青色的汤谷同学,你在干什么?在我的眼皮底下,谁也别想作弊!”

青瓜吓得再也不敢支声了。

考几何的时候,有一道题目特别难,我在草稿纸上画呀画,涂呀涂,可是还是不能算出,我紧张地不停地咽口水,在最后十分钟,我终于解出了答案。写完后,我看了看小饭团——他的理科本来就非常出色,他早就写完了。正用询问的目光望着我,我高兴地向他点点头,他心领神会,马上用灿烂的笑脸答复我。

考历史时特别简单,问的问题都很无聊——比如:谁是汤谷学园的第十任校长啊?汤谷村的老祖先是谁啊?汤谷村有多少年的历史呀?第一个闯进藤蔓森林禁地探险的汤谷勇士叫什么名字啊?似乎一点状况也没有。

考完后,我和小饭团都很高兴,一出校门,就欢呼雀跃。小饭团给了我一个番茄,这是他最爱吃的,我也喜欢吃。我们一边吃着番茄一边对着考试答案,飞快地跑到我家,我俩一起玩电脑!

 

 

 

 

七、   成功晋级

 

  三天后,我们怀着激动而忐忑不安的心情来到学校领成绩单。

  说激动忐忑可能是指其他的小汤谷,其实我一点也不了。只是特别高兴——因为我在前一天就打电话给泡面老师问来了成绩,考得特别好!作文100分,语言表达99分,英语100分,历史98分,算术100分,几何98.5分。

  这可是相当好的成绩!

  我见到小饭团,马上像一团火似的向他扑去,急切地问:“小饭团!你知道成绩了吗?多少分啊?”

小饭团特别兴奋地说:“知道了知道了!作文98分,语言表达98.5分,英语99,历史99,算术100,几何100!”

我说:“啊,小饭团,你考得不错嘛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我啊,作文100,语言表达99,英语100,历史98,算术100,几何98.5!”

“哟,你也不赖啊!不知我们俩谁比较好?”

“对呀,我也想知道。可是这么多分数,太难算了,老师好象没有教过我们吧?”

“没关系,过会儿泡面老师一定会说的。”小饭团说,“我觉得我比你差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没为什么,我估计的。”

“切,这也行?那我也觉得我比你差呢,我也是蒙的。”我喊道。

“你说的肯定不对,你忘了?数学的‘估算’这一课我学得比你好。”小饭团说。

我们一路吵着,就来到了教室。教室里已经有好几个小汤谷在热烈地讨论了。

啊,蓓蓓,我们的好朋友,她已经在教室里啦!

不过,她的情绪看起来很低落,为什么?不会是考烂了吧?于是我小心翼翼地问她:

“蓓蓓呀,你知道成绩了吗?我和饭团都知道了。”

蓓蓓看了我一眼,又低下头说:

“别提了,其他都好,就英语考砸了。”

小饭团也很小心地说:“能告诉我们你考多少吗?我们是好朋友呀。”

蓓蓓有气无力地说:“作文99,语言表达99,历史100,算术100,几何98。”

我急切地问:“那英语呢?”

蓓蓓说:“才92分。555555~~~~~~”嘿,又哭了。

小饭团说:“切——我还以为有多差劲儿呢小蓓!你考得不赖吗!”

我也说:“喂,你别哭啊,92挺好的,别的同学说不定只有八十几分呢!你还是可以升入重点班的呀!你要学着我点,看我,多乐观!”我很奇怪,真不明白蓓蓓为什么要为了这一点小事儿而哭。

蓓蓓抬起头:“真的吗?”

小饭团叫道:“当然是真的啦,蓓蓓,你真不赖!”

蓓蓓微笑了,可她又马上低下头说:“我这次肯定没有你们考得好了。”

“嗨,你还想那么多干什么,能升入重点班的都是学习尖子啦,只要进了重点班,管它是不是好呢。是不是,小饭团?”

小饭团连忙应道:“是是,是是。”

这时泡面老师红光满面地走进来了,他还没站稳就激动地说:“同学们,坐好,听我说,我们班级这次考得不错,被评为优秀班级哦!”

“耶!!”二十个小汤谷一起欢呼。

橘子迫不及待地喊道:“泡面老师,那我们班考第一的是谁呀?”

泡面老师激动得要命,他说:“你们猜!”说完他用意味深长的眼光向我扫了一下。

同学们毫不知情,开始热烈讨论起来。

“依我看啊,一定是悠子。”

“也有可能是小饭团。”

“说不准是蓓蓓呢,她的成绩也不错。”

“绝对是悠子!我和你打赌!”

“是呀,说来说去只有这三个有可能呀。”

蓓蓓在一旁羞红了脸:“怎么可能是我呀。”

“哎呀你就别谦虚了,说不定就是你。”一个小汤谷顺口说道。蓓蓓的头埋得更深了。

我微笑着,颇有贵族风度地对小饭团说:“我觉得可能是你哦。”

“我觉得应该是你呀?”小饭团也笑着说。

这时,泡面老师突然说:“孩子们,这次考第一的是——悠子同学!!”

“喔——”全班小汤谷一起热烈欢呼鼓掌。

“不是吧?”我说,“泡面老师,您没有算错分数吗?您确定、一定以及肯定?”

泡面老师说:“臭小子,你可是咱班的才子,你的潜力非同一般哦,对自己有点信心好不好?”

小饭团对我投来坏坏的笑:“嘿嘿……”

泡面老师接着又说:“知道这次考第二的是谁吗?”

“是——谁——呀?”全班同学异口同声地问道。

泡面老师问:“小饭团同学,这个第二名会不会是你呀?“

小饭团傻笑着,摸摸脑袋,毫不谦虚地说:“嘿嘿,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“

“对了,就是你啊臭小子!”泡面老师充满激情地说,“小饭团小同学,你就比悠子差了一分哪!掌声哪?”

同学们愣了一下,爆发出了热烈掌声。

“嘿嘿……”我也向小饭团投去坏坏的一个眼神。

泡面老师再次说:“至于第三名就是蓓蓓!不用猜!孩子们,别愣着,鼓掌啊!”

全班再次鼓掌。蓓蓓又羞红了脸。

泡面老师说:“咱班就是这三位同学升入重点班!悠子、小饭团、蓓蓓。大家向他们学习,鼓掌!”

同学们似乎有点不耐烦了,这次的掌声稀稀拉拉。

接下来,泡面老师开始报每一个小汤谷的成绩,大声朗读我的作文,用小饭团的算术、几何试卷当样本。最后他大声提倡大家向我们仨学习,搞得跟学雷锋日一样,简直激动得不行。

小饭团偷偷对我说:“虽然我们班有三个人升入重点班并且被评为优秀学习尖子,可是就算是这样,泡面老师未免也太激动了一点。”

我也偷偷对小饭团说:“说的好!——你说泡面老师他血压没问题吧?”

泡面老师发现了我们俩在讲悄悄话,严肃地说:“悠子,小饭团,你们两个死小子在嘀咕什么?对了同学们,你们有什么话要对他们以及蓓蓓说吗?”

“有——啊!”同学们一拥而上:

“小饭团,你为什么考这么好啊?”

“悠子,你到底是不是人啊?”

“悠子,你是神童,是才子啊!”

“小饭团啊,如实招来!你考这么好有神马诀窍!”

“蓓蓓啊……”

等到放学回家前,我和小饭团发现泡面老师还沉浸在喜悦当中,好象赢得了大奖。我们真奇怪,这么点事儿,一个有多年教学经验的老师怎么会这么激动,还是他每年都会这样激动?小饭团偷偷问我:“小悠啊,你带弹簧测力计了吗?”

“没有呀。干什么啊?”

“测一测老师的血压啊!”

“饭团,我看是你太激动了吧——弹簧测力计是测血压的吗?

“哦……好象不是耶……”

“臭小子,在嘀咕什么哪?”不用猜也知道,老泡肯定是在叫我们俩喽——因为他只会叫我们俩“臭小子”或者“死小子”。

我们俩连忙答应:“啊啊没什么。”

“不要和我装蒜,我都听到啦。”泡面老师走过来说,“你们两个小子,真不赖啊,连弹簧测力计都知道,这可是高级班才学到的啊!”他过来摸摸我,又拍拍小饭团,“升了中级班要好好念书。小饭团,写作业可不能再偷懒了啊;悠子,你也不能淘气,上课不准乱答话,不然等你长大后再回到学园来,我还罚你抄书五十遍!”

“哦,知道!”我俩爽快地答应了。

 火红的夕阳下,橙黄的晚霞下,两个圆圆的身影走在一起,一红一橙,仿佛和夕阳、晚霞融在了一起……

“小饭团,都说太阳是从汤谷村旁边的海面上升起来的,那么它是从哪里落下的呢?”

“我想啊,既然是从汤谷村升起来的,那也一定是从汤谷村落下的。你说呢,悠子?”

“我不知道。你说的有道理哦,可能就是这样的吧。”

“那明天我们去看日出?”

“好啊!对了,你还记得我们两个打的赌吗?输的人请吃肯德基哦,愿赌服输啊。”

“一言既出,五马都难追啦。没问题喽!”

“那我们现在回家吧。”

“嗯。”

  ……   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16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