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Savita

我放飞梦想的江湖,实现梦想的乐土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敏感细腻,平易随和,时而幽默健谈,时而深沉内敛。多才多艺,擅长表现自我,能给人留下良好的印象。大家都叫我“小才女”。我19岁了。欢迎光临我的博客!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故事  

2017-01-21 16:43:31|  分类: 小说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、

  我是一个冷漠而又爱胡思乱想的孩子。

  我从小生长在一个父母频繁争吵的家庭中。父母都是好人,都是知识人,但父亲的脾气喜怒无常,母亲性格急躁。他们都是爱我的,当他们不争吵的时候,我们之间都和和气气,一派祥宁,但是,当争吵爆发时,一切都变得疯狂,家中立刻支离破碎。我在他们两个中间,一边拉扯着、声嘶力竭地劝架,一边留着绝望又冰冷的泪。

  我从小相貌平平、成绩平平,没有任何特长与令人称道的能力,尽管我学习很努力,可最后还是只进了一所我并不喜欢的高中。我的生活每天一个样,平淡到无趣。我与人的交往机械而淡漠,没有人情,没有故事。

  是的,我无法说出自己生命中有什么值得回味的故事。我生命中过去的每一天,都像烟云一般飘散。没有回忆,我的人生没有故事。

  因此我甚至觉得,无论何时何地,让我马上去死,我将无所畏惧。我从不害怕死亡,因为我心无所恋。哦,唯一让我还有点牵挂的,就是如果我死了,以后我的父母该怎么办?他们吵架了谁来劝呢?除此之外,别无所念。

  但我没想到,上天这么着急地想检验我的想法是真是假。

二、

  那是我念高二那年的一个初春的周末,我家又一次陷入了家常便饭的鸡飞狗跳之中。
  又是一场摔打,又是一遍尖叫号哭,又一次艰难地拉开了父母后,我感到心力交瘁,在家里平静下来之后,在确定父母不会再一次厮打的时候,我逃也似的离开了家门。

  初春三月的阳光还是惨白惨白的,凛冽的阳光带着剑,从云端刺下,照破我的衣衫,戳痛我的面颊。马路两旁,绿树抽芽,莺莺燕燕声呖呖,但这份生机与我无关,我是一个冷漠、忧郁、没有故事的人。

  我在马路上漫无目的、脚步虚飘地走着,仿佛有鬼魂唆使我,走着走着,我的脚步渐渐停住了,我呆立在马路中间,望着白晃晃的水泥地出神,整个身体感觉轻飘飘的,好像下一秒就会飞升一般。

  下一秒,我的魂魄被碾碎在了疾驰而来的大卡车下。

  我感觉到身边有暗色的液体在缓缓滩流,我感受到生命力在一点点流失。在最后几秒钟,我真的没有害怕、遗憾或悔恨。我这平淡无趣、没有任何故事的一生就要这样结束了,我对自己说。

  我死在17岁,那个草长莺飞的三月。

三、

  再一次有了意识的时候,我已经躺在了一片薄土下的棺椁中。我已经没有力量站立,没有力量发出声音,我唯一拥有的只是这具残破的肉体,它让我尚能在这地底下,继续冷漠而又心安理得地看着外面的人与世界。

  我听见母亲的痛哭声和父亲的叹息声,还有其他细碎的人声。哦,我已经死了。好多人,是我的同学、亲戚们,他们来我的坟前悼念我了。外面是风和日丽的晴天,这一天的阳光比那一天多了些金黄的颜色,这样的阳光最能使我产生遐想。

  母亲好不容易停止了哭泣,她在问我的同学,知不知道我生前有什么愿望。

  我听见茹茹姐对母亲说,她知道我唯一的牵挂就是怕父母再吵架。

  没错, 茹茹姐是少数的几个我用心对待的朋友之一,这个唯一的牵挂,我只对茹茹姐提到过一次。

  母亲又一次哭起来,絮絮叨叨地对着我的坟头:“囡囡,你放心,我和你爸以后不吵架了……”父亲脸上浮现出沉痛与懊悔。

  我并不是完全放心,谁知道现在的承诺不吵架,当他们因为琐事而情绪激动的时候,还算不算数。但是,即使他们再度争吵打架,我也不能再去拉架,不能再改变什么了,我只能认下母亲的这个承诺。既是如此,我在这世间唯一的牵挂也了结了。

  我从土地中仰望着父母,突然想起一个画面。那是我体育中考的那一年,也是冬末初春,我每天都在料峭的寒风中刻苦训练。最后一次测试,我得了满分,我和父母都非常高兴。母亲回家做了一桌子好吃的菜,还做了我平时极难吃到的油炸冰激淋。那天晚上,一家三口其乐融融地围坐在餐桌前吃饭,我头一次感到我们家充满了希望,未来一片光明。

  这样的画面,以后是不会再有了。

  母亲还在断断续续地抽噎着。我的同学们开始一个个上前,大概是祭奠我,与我告别。

四、

  我的初中同学清,一上来就连珠炮般说了一串话。

  你记不记得以前上体育课的时候自由活动,我俩没事可干,于是在操场中间面对面盘腿坐着,拿着一枚硬币在塑胶地上你滚过来我抛过去,就这样玩了一节课?

  你记不记得那个坐在我们前面那个矮矮的男生,嘴巴特别欠,你和他没少吵闹,每次他对我耍贫嘴的时候,你都帮我骂回去?

  你记不记得你借了好多书给我看?你的书上全是下划线,还圈圈点点,我问你为什么,你说不知道,想画就画了。喏,还有一本在我这里还没来得及还,今天我给你带来了……

  你记不记得以前每周六的早上我都和你一起补课?我还跟你抱怨,说一周七天,原来的两天周末,现在只剩下一天早上可以补眠了。你记不记得?……

  说到最后,清的眼睛都红了。

  不记得不记得。说了这么多,全是鸡毛蒜皮的小事,谁会记得?

  我淡淡地看着清在我坟前大诉衷肠。

 

  拿着一堆稿子的这个男生,是我的高中同学川。他挑起第一张纸,声质沉沉,低声念了一遍:

中秋夜答友人邀诗

清愁北上雨疏狂,
醉笑三万难思量。
举樽散发嗔蟾兔,
不肯伴我到他乡。

  哦,这是那年大雨滂沱的中秋节,他在网上邀请我与他对诗,增添点佳节意趣。他先作了一首五言,然后让我作。我便在十分钟内对了这么一首,当时他对我这首诗大加夸赞。

  他念完这首诗,然后在我坟前把它点着,烧了。
  他又拈着其他稿纸,厚厚的一大沓,说:“这些都是你以前抄录的诗句,都是你喜欢的句子,现在给你送去。”他开始一张一张地烧这些稿子。红色的火苗蹿跳起来,黄色的火舌一点点舔上来,过火之处,先是焦黑,微卷,最后化为几缕灰烬,风一吹,四散纷飞。

  我清楚地看见稿纸上我抄录的那些字。

  临风守望三千年,我是沉默的苍天。看你流连,穿梭在无路的世间。

  少年,少年,你仍然青涩如初吗?在我已经很斑驳的时候。少年,少年,你依旧纯然不动吗?在我漂泊了很久之后。少年,少年,你还相信美好吗?当我游走在这世道的窄口。

  从此我是你的赤子,裸呈一切,成为堪忍世间最柔软的坚强。

  我的爱,其实在这个梦境之外,在生死之外。不哭了吧,天亮时我将拈花,你会微笑吗?

  ……  ……

五、

  最后一个上来的是茹茹姐,我在高中的学姐。我俩相识,因为有共同的爱好。

  她说,我大概知道你为什么会喜欢戏曲。因为戏曲里演绎的故事像生活,但又与生活不同。你唱戏演戏,是为了让自己扮演不同的人,体验不同的故事,以此来填补你生活中空白的故事,所以你那么迷,那么痴,那么念念不忘。你羡慕戏中人淋漓尽致的悲痛、排山倒海的快乐、潇洒之至的别离、优雅从容的团聚,你喜欢他们的故事。可是你忘了,你也有故事,你和我之间,也有许多故事。在剧院,在图书馆,在运动场,在鼓楼,在佛寺,在影院,在车上,在路上……你与每一个人,都有很多值得我们回味一生的故事。

  哦,是这样吗?我的生活,也有美丽的故事?每进一所学校,每到一个地方,我都觉得无趣。尤其是在高中,我无数次想过,要是我能进更好的高中该多好。但是,仰视着同学们的脸庞,我想明白了,如果我上了更好的学校,我就遇不到现在的他们,就会错过很多人,错过很多故事。而这些人,这些故事,我真的一个都不想错过。

  这里活着的每一个人,每一个来与我告别的人,都是我此生一个美丽的故事。我的人生,也许平淡,但不无趣。

 

  茹茹姐最后一次给我唱了一段戏曲。平时不愿意在很多人面前随便唱戏的她,这一次声泪俱下。

  她唱的是《哭灵》。

六、

  川手中的稿子一页一页地烧,快烧完了。

  我突然有了点不舍,有了点后悔。这是我死后,第一次出现这样的情绪。我想,我在这世上,还是有留下的故事的,还是有我爱的东西在的。

  比如这诗歌,这手稿,比如这戏曲,比如我年迈的父母,比如我的朋友和同学,还有那远方的风景。

  稿纸终于烧到了最后一张,我瞥见那上面写的是:

  有一个夜晚我烧毁了所有的记忆,从此我的梦就透明了。

  有一个早晨我扔掉了所有的昨天,从此我的脚步就轻盈了。

七、

  我不知道,在这之后,我的故事会被多少人聊起,在夏日的树荫下,或是在古镇的歌谣中,又或是在人们口耳相传的谈资里。

  我只知道,以后的我,再也不会说话,不会奔跑,不会动弹。我将依附着我这残破缺损的血肉之躯,在冥冥的土地里,淡漠无言地看时间嬗变不断的风景,看俗尘中别人生命里的故事。

  我还知道,那些还在不断经历故事的人,都在不断长大、不断老去。等到他们一头白发、老态龙钟之时,偶遇我埋骨之地,看故事的我,还停息在十七年华,还滞留在那个生机盎然的三月春天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2016年11月30日晚于宁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校图书馆Freestyle写作大赛作品

故事 - Savita - Savita

 

故事 - Savita - Savita故事 - Savita - Savita
 
 
 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